中国疫苗安全性和有效性均超世卫组织上市标准

2021-02-09 来源:中国标准化

导 读

 “应世卫组织方面请求,中方决定向‘实施计划’提供1000万剂疫苗,主要用于发展中国家急需。这是中方促进疫苗公平分配,推进国际抗疫合作,践行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理念的又一重要举措。”2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

“目前,至少有49个高收入国家接种了超过3900万剂的疫苗;而在一个收入最低的国家中,这一数字只有25剂,它不是2500万,也不是2.5万,它只有25。”近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在分发新冠疫苗方面,世界正处于灾难性道德失败的边缘,公平获得疫苗的承诺面临严重风险。

毫无疑问,疫苗生产的经济和技术投入要求极高,初期短缺在所难免;同时,疫苗又是经济社会恢复常态、重回正轨的必需品,无论是独力研发,还是与他国合作,各国势必会努力争取。

“每一种疫苗在欧盟都是受欢迎的。”德国总理默克尔2月2日表示。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表态,如果中国和俄罗斯的疫苗能够提供所有需要的数据,欧盟可能会批准使用它们。因新冠疫苗供应滞后而受到巨大压力的欧盟,近期展现出越来越开放的态度,对中国和俄罗斯疫苗释放友好信号。

超5亿剂订单,中国疫苗备受青睐

地处巴尔干半岛的塞尔维亚,人口不过700万,近期因获得中国援助的100万剂新冠疫苗,一跃成为欧洲接种率最高的国家。

据英国《金融时报》2月2日报道,尽管欧盟已经向6个热切希望融入欧盟的巴尔干国家提供了7000万欧元用于采购疫苗,但欧洲的采购难题使得其中4个国家尚未收到疫苗。沮丧之下,一些国家转而把目光投向东方的中国和俄罗斯。

中国疫苗运抵塞尔维亚当天,该国总统武契奇亲自率领卫生部长等政府官员冒着严寒,在停机坪等候、迎接。武契奇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疫苗的质量是所有疫苗中最好的。”

在海外,中国疫苗频频受“礼遇”。1月28日,由中国科兴研发的克尔来福新冠疫苗运抵智利。智利总统皮涅拉同样亲自前往机场迎接。

皮涅拉在迎接仪式上表示,“这是令人兴奋、期待的一天,中国新冠疫苗对智利抗击疫情至关重要,是隧道深处的一道光。”

越来越多国家选择中国疫苗。从拉美到非洲,从东南亚到欧洲,中国疫苗所到之处,各国政要“带头接种”,民众纷纷投下“信任票”——

1月10日,塞舌尔总统拉姆卡拉旺成为首位接种新冠疫苗的非洲国家领导人,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他对中国疫苗的信心;

1月13日,印度尼西亚总统佐科接种克尔来福疫苗,并全程向全国直播;

1月14日,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同样接种了克尔来福疫苗。路透社报道称,土耳其在收到克尔来福疫苗的两天内,已为逾60万人接种,这是全球分发速度最快的疫苗之一。

“部分采购自中国的疫苗已经抵达菲律宾,西方国家不愿给菲方提供疫苗,我们的中国朋友却愿意给我们送来疫苗!”《马尼拉时报》报道,菲政府已经从中国订购了2500万剂克尔来福疫苗,首批5万剂将于本月送达。

1月29日,匈牙利正式批准使用中国新冠疫苗,成为首个批准使用中国疫苗的欧盟成员国,也是全球第13个批准使用中国疫苗的国家。

2月1日,汪文斌透露,中方正在向巴基斯坦、文莱、尼泊尔、菲律宾等14个发展中国家提供疫苗援助,下一步将向其他38个有需要的发展中国家援助疫苗。据不完全统计,迄今已有40多个国家提出了进口中国疫苗的需求。从订单数量来看,中国疫苗至少已拿到16个国家及地区超5亿剂疫苗的合同。

在疫苗研发生产过程中,我国始终把安全性、有效性放在第一位

综合评价一个疫苗,要看安全性、有效性、可及性、可负担性等主要因素,这也是各国选购时最关心的问题。

在疫苗研发生产过程中,我国始终把疫苗的安全性、有效性放在第一位,相关指标均超过世卫组织规定的上市标准,可以在大范围人群中形成有效保护。

“国药全病毒灭活疫苗的技术路线是被全球广泛使用、广泛接受的一条技术路线。”国药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刘敬桢表示。

灭活疫苗属于成熟、可靠、经典的疫苗研发手段。其研发平台成熟、生产工艺稳定、质量标准可控、保护效果良好,且易于规模化生产,具有国际通行的安全性和有效性评判标准。

截至目前,全球范围内成功上市的大多为灭活疫苗产品,包括脊髓灰质炎疫苗、手足口病疫苗、森林脑炎疫苗、出血热疫苗等。“我们运用成熟的灭活疫苗技术路线,具有技术安全性。”刘敬桢说。

相比之下,莫德纳与辉瑞公司生产的mRNA新冠疫苗则是首次大规模使用,疫苗免疫力会持续多久,是否会引起严重的副作用等,仍需实践检验。

另一方面,作为生物制品,疫苗对温度极其敏感。莫德纳疫苗必须在零下20摄氏度的条件下运输;辉瑞疫苗需要的冷链条件则更苛刻,为零下70摄氏度。这大大增加了疫苗的运输难度。由于冷链运输中出现存储温度不一致的情况,德国巴伐利亚部分地区的疫苗接种时间一度被无限期推迟。

“中国疫苗可保存在2至8摄氏度,从中国运输到柬埔寨也非常方便。”近日,柬埔寨首相洪森公开认可中国灭活疫苗的存储运输优势。

容易储藏和方便运输这一优势,意味着中国新冠疫苗可以在发展中国家得到方便应用。墨西哥总统洛佩斯一语中的:“这给居住在偏远地区的人们带来希望。”

供需不平衡开启疫苗竞争大幕

欧盟和英国近期经历了混乱的“疫苗争端”。当地时间1月26日,英国阿斯利康制药公司宣布,该公司无法为欧盟准时提供疫苗。消息一出,欧盟各国反应强烈,欧委会表示“不可接受”。

1月29日晚间,欧盟援引“脱欧协议”中的部分条约,宣布对在欧盟成员国生产的新冠疫苗出口英国北爱尔兰地区实行管控,以防止出现供应短缺。

这一管控引发争议,并招致爱尔兰和英国的强烈不满。欧盟随即撤销了对爱尔兰的新冠疫苗出口禁令,但保留了对新生产新冠疫苗的管制。前欧洲事务部部长露辛达·克莱顿评价称,整件事就是“灾难”。

据英国《卫报》报道,欧盟之所以反应如此激烈,是因为欧盟各国接种进度差异大,且总体进度落后于英美。有数据显示,欧盟成员国4.5亿人口中目前仅有约850万人接种至少一剂疫苗,平均每100人仅接种1.89剂疫苗。而英国每100人接种10.38剂疫苗,美国为6.6剂。这进一步加剧了“跨大西洋矛盾”。

新冠疫苗投入应用给全球摆脱疫情带来了希望,但供需两端存在巨大缺口。眼下,仅欧盟就有大约三分之一成员国疫苗供应不足。据公开数据粗略计算,如果顺利生产,全球主要国家的疫苗产能今年可达80亿剂,仅能满足约40亿人的需要。

这意味着,全球今年仍有约一半人口得不到疫苗。多种因素之下,全球疫苗购买和分发将充满竞争。有专家指出,在极端情况下,不排除演化为某种程度上影响全球的“疫苗战争”的可能。

英国的葛兰素史克、美国的辉瑞和默沙东、法国的赛诺菲巴斯德,把持着全球90%的疫苗市场。疫情当前,欧美各国不仅重金布局疫苗研制多条技术路线,还早早制定了若干采购计划。这一幕似曾相识,恰如疫情之初,一些国家在口罩、呼吸机等医疗物资争夺上的举动。

2020年4月,美国斥巨资启动“曲速行动”计划,召集了各大生物制药巨头、政府机构和军方,通过同时测试多种候选疫苗加速研发。

6月,因担心美国可能会率先获得赛诺菲巴斯德生产的疫苗,法国总统马克龙在视察该公司后宣布加强与其合作,把法国打造为“疫苗强国”。

美国特朗普政府曾试图用10亿欧元收买德国疫苗公司CureVac的研究部门,让其搬至美国,从而垄断疫苗的使用权。德国经济事务部火速宣布斥资3亿欧元购入该公司23%的股份,并将首席执行官更换为德国人,意在保护其不被外资收购,确保德国优先使用疫苗。德、法、意、荷等国还成立了欧洲疫苗联盟,加速在欧洲本土研发新冠疫苗,保证欧洲国家优先获得疫苗供应。

全球疫苗竞赛背后,是政治与科学的双重博弈

连日来,辉瑞公司生产的新冠疫苗因接连出现严重过敏反应致多人死亡,陷入安全性质疑。面对这数十起死亡案例,那些曾经大肆攻击中国疫苗“不可靠”的西方媒体却陷入集体失语。

“疫苗研发和生产是生物科技中的高地,相关的政治考量也使得全球疫苗竞赛不断向前推进。”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国际战略研究所助理研究员张蛟龙看来,其中交织着政治与科学双重因素。

毫无疑问,亟待经济复苏的各国迫切想要获得疫苗以控制疫情。另有分析指出,这也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全球市场,总价值逾750亿美元,“获胜者”将占据可观份额。

优先获得疫苗成为了证明国家治理体系有效性的手段,不仅体现在日常防控措施方面,也体现在疫苗和药物的研发上。“疫情冲击下,一些国家的固有矛盾被激化,领导人都希望通过尽快获得疫苗来缓解矛盾,提升其执政支持度。”张蛟龙解释道。

然而,当新冠疫情叠加美国大选,抗疫则被蒙上了浓重的党争色彩,疫苗的分发接种也未能幸免。由于联邦政府计划不周、调度不力,各州政府的疫苗接种进度迟缓,美国民众不满情绪增加。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2月1日报道,受到疫苗过期丢弃报道的刺激,加之对疫苗推广进度不安,使得美国一些民众选择在疫苗接种点外蹲守临期疫苗,他们被称为“疫苗猎人”。

美国疾控中心有报告指出,全美已向各州运送约5000万剂疫苗,目前只有约3110万剂疫苗成功接种,其余疫苗暂未知去向。拜登团队认为,整合各州数据需要时间,疫苗可能在计算时被遗漏,估计存放在仓库、雪柜或正在配送中。“曲速行动”沦为“龟速行动”,已是不争的事实。

张蛟龙还指出,优先研发出疫苗的国家通过向世界证明其有能力提供全球公共产品,能有效提升国际影响力。

疫苗不应该被任何国家垄断,也不应为大国、富国专享,而应成为全球公共产品

世卫组织网站最新数据显示,截至欧洲中部时间2月3日15时59分(北京时间22时59分),全球确诊病例较前一日增加403263例,达到103362039例;死亡病例增加12120例,达到2244713例。

越来越多的国际组织正在达成共识,疫苗不应该被任何国家垄断,也不应为大国、富国专享,世界需要促进形成各国公平获得疫苗的机制,构建人类卫生健康共同体。

1月8日,世卫组织宣布,其主导的“新冠疫苗实施计划”已落实20亿剂疫苗合同,将于疫苗交付后立即分配给参与计划的各经济体。世卫组织同时呼吁疫苗生产商优先向该计划供应,并实现疫苗在全球公平分配。

谭德塞指出,新冠疫苗在高收入国家和中低收入国家间的公平分配正成为主要挑战。目前有42个国家正在推广新冠疫苗,其中36个是高收入国家,其余6个是中等收入国家。而低收入国家和大多数中等收入国家仍未开始接种。

他再次强调:“‘疫苗民族主义’会伤害到我们所有人,同时也会让人自食其果。”他呼吁疫苗制造商通过“实施计划”优先供应和推出疫苗,并敦促那些已订购了超过自身所需疫苗数量并控制全球疫苗供应的国家立即向该计划捐赠或发放疫苗。拥有3700万人口、已采购8000万剂疫苗的加拿大政府对此予以拒绝,理由是“目前考虑新冠疫苗的重新分配还为时过早”。

“中国新冠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为实现疫苗在发展中国家的可及性和可担负性作出中国贡献。”2020年5月18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第73届世卫大会视频会议开幕式上公开表示,并承诺将在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国际援助,用于支持受疫情影响的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抗疫斗争以及经济社会恢复发展。

而在十几天前,美国等缺席欧盟主办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认捐大会,引发各国不满。

“大国应坚持多边主义,支持以世卫组织为核心的全球卫生治理机制,合力为世界提供全球公共产品。”张蛟龙认为,美国在疫情中没有承担起大国应有的责任,反而强化“美国优先”政策,抢夺、截留盟友和世界其他国家的医疗资源,煽动民族主义,转嫁国内矛盾,对中国和世卫组织的抗疫努力污名化,拒绝参与世卫组织、欧盟及中国等支持的将疫苗作为全球公共产品的提议。

“疫情因为全球协调努力的缺失而加剧。”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近日的发言令人警醒。在人类与病毒的对抗中,疫苗无疑是终结疫情的有效“武器”。这才是疫苗的使命,本不应承载太多。